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西劇社』 A.C.Works.

“欢迎来看阿西的演出” “谢谢来看阿西的演出”

 
 
 

日志

 
 
关于我

阿西走过了四十年的历程。 四十年,弹指一挥间,多少青春挥洒,多少情感纠集。 都只为了一个名字——阿西。 阿西,所有热爱戏剧的小虫的家。 阿西,永远以成就经典为己任的队伍。 阿西,代表着奉献,代表着纯粹,代表着一个坚强有力的团队!

网易考拉推荐

阿西戏剧沙龙  

2012-12-02 23:11:06|  分类: 剧社其他活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阿西戏剧沙龙

2012年12月1日

主讲人:卢科利

内容:

林连昆、林兆华

两人第一次合作是在1982《绝对信号》,这是中国第一部小剧场话剧。当时人艺大部分人都快出演出,林兆华就找到了林连昆先生,让他担当主演,这也是林连昆的第一部戏。《绝对信号》演出很成功,打破了以往大剧场话剧的模式,吸引了一大批观众。阿西剧社2012年5月在地下室也上演过《绝对信号》,为了纪念小剧场话剧成立30周年,演出也得到了观众的喜爱。不过此次演出对于剧本没有改动,导致剧本中故事发生的时代背景和现在相距甚远,难以把观众带入剧情。不过这是暨2009《等到戈多·我爱XXX》在地下室演出的第二次尝试,地下室是一个独特的小剧场,以后有机会和可能,可以逐步发展,尝试。

《绝对信号》的编剧是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高行健,当时他还在国内,起初《车站》的剧本未经审核通过,所以选择了《绝对信号》,取义为挽救失足青年。《绝对》演出成功后,又相继上演了高行健的《车站》、《野人》,这也是目前国内能接触的为数不多的和高行健有关的文学作品。高行健的剧本在当时有浓厚的先锋意识和荒诞的影子,在《新剧本》1985年版还刊登了他的《独白》,这是一个小短剧,一人分饰好几个角色,形式十分先锋。

林连昆和林兆华合作的第二部戏便是《狗儿爷涅槃》,这部戏的编剧刘锦云曾是北京人艺的院长及主要编剧,之后还创作了《风月无边》、《阮玲玉》等优秀剧目。林连昆在《狗儿爷》中饰演狗儿爷一角,演出效果相当精彩,使得狗儿爷的形象深入人心,直至林老去世,世人还用狗儿爷称呼他。

他们合作的第三部戏便是过士行的《鸟人》,这是过士行闲人三部曲之一(《鸟人》、《鱼人》、《棋人》),闲人三部曲都选取生活中的小人物,写出了闲人的生活。过士行从记者转行编剧,都和林兆华息息相关,所以他的闲人三部曲都由林兆华指导,后来林还指导了他的《回家》。

北京人艺

今年是北京人艺成立60周年,一路起伏发展,北京人艺至今屹立不倒。今年10月份,话剧《喜剧的忧伤》开票,出现了一票难求的场面,加场演出的票也是很快卖完。9月林兆华指导的新戏的票也是在短时间内一抢而空。“在唯数字论的价值体系大行其道的当下,人艺一路攻城拔寨、开疆拓土。名族话剧事业的春天,仿佛正按部就班款款而来。”这段话选自《人物周刊》第323期,这一期有专门介绍人艺的一栏,其中包括人艺60年中那些重要人物——曹禺、焦菊隐、于是之、林兆华、濮存昕等等,有兴趣的可以去买杂志来看。

阿西剧社

         剧社从1977年成立开始,起起伏伏,不断发展,相关介绍都在《阿西的历程》(在此感谢05级郭松的编辑)一文中。剧社成立初以演出经典剧目为主,后来逐步发展了原创剧。目前一般每一年都会排一部原创剧,原创剧对于学生社团很宝贵,要求也很高,所以我个人觉得不勉强,在有能力的情况下,完成一部好的原创剧,然后将其不断排练,变成经典,就像《沧海月明》、《再见,彼得潘》以及还没有再次被排过的《活着》等等。如果在没有原创剧的情况下,我们依然可以选择经典剧目,改变其导演思路,重新排练,作为向经典致敬。未来剧社改如何发展怎么发展,都要看接下去虫儿的努力,但每一个人都要记住,你留下来是为了做你想做的戏,演你想演的角色,而不是其他。做事的同时也要谨记“尊重”和“理解”,这样才能真正有所成长。

阿西的历程

师大校园戏剧的活恐龙

阿西的标志:恐龙

理由:

1、比较古老——师大历史传承最久的社团组织;

2、比较生猛——三十五年耕耘不辍且赞誉有加;

3、比较古典——始创起就一直坚持走文艺路线。

师大戏剧的发展脉络

初创期:77-80年代初

1977年12月恢复高考,在十年文革动乱之后的教育文化复兴起点。一群在1966年高中毕业至1977应届高中毕业的人参与这场考试。浙江师范学院从半工半读的状态恢复出来。开始迎接十年浩劫后的第一批新生。这群新生中有刚毕业懵懂的少年,也有在社会中历练过的知青,和在工作岗位工作好几年的人。他们在当时的浙师院开始了他们新的生活。一群喜欢戏剧,喜欢文艺的人走到了一起。及其简陋的校园,谈不上有什么舞台,更谈不上演出需要的灯光,音效播放等等。但是他们有热情,有冲劲。没有礼堂的舞台就在食堂里演,没有灯光,音效就自己动手做。过去丰富的生活经历给了他们许多宝贵的资源。而有他们的地方就有了舞台,有了戏剧。也有了师大戏剧第一个戏剧团体——浙江师范学院文工团话剧队

当时最火的戏莫过于痛斥文革的内容。话剧在当时是人们寄托精神的地方。一系列相似题材的话剧火遍大江南北,不但专业剧团演,业余剧社也演。比如:《于无声处》。《于无声处》讲述的是梅林和儿子欧阳平途经上海,来到老战友何是非家中,何是非过去曾诬陷梅林为叛徒,这次又得知欧阳平因收集“天安门诗抄”而成为被追捕的“反革命分子”,即向“四人帮”分子告密,欧阳平遭逮捕后,何是非的妻子、女儿坚决与何决裂。话剧《于无声处》犹如一声惊雷,冲破禁锢,解放思想,不仅对于繁荣职工文艺创作、丰富群众文化生活起到了有效的引领作用,更在艺术领域、思想领域和社会领域都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 此外,还有《屋外有热流》这也是一部反映当时时代的优秀剧目。那时的话剧队不但上演流行剧目,还竭力进行原创。那个时代的大学生有的是理想,是激情,是情怀。于是,《祖国狂想曲》诞生了,虽然我们已经无法得知其中的内容,但我们知道这个话剧队后来去多次参加了浙江省大学生汇报演出。那时话剧队的成员个个都身怀绝技,比如 有位管灯管的队员,在入学前就在剧团管理了13年灯光。还有《祖光狂想曲》的编剧张光照,他后来还被电视台找到,请他将他原创的剧本改编为电视剧。尽管后来没有能拍成,但是这位编剧在毕业后两三年后便年凭借《新闻启示录》获得了中国电视剧最高奖项飞天奖。桂迎,话剧队的创始人之一。如今是享誉全国的校园戏剧研究实践方面的专家,浙大黑白剧社的指导老师,在她的带领下,黑白剧社从1990年复社起就不断发展,至今已是全国知名的校园剧社,曾赴国内外各地演出,获得无数好评。

就是在那个苦寒后的春天里,一群满怀理想的人给师大戏剧注入了名叫理想的灵魂和称为实干的作风。那时的师大戏剧人,不但在舞台上展示自己的梦,还录播了很多广播剧,他们不但是话剧队的骨干也是广播台的干将。那时的他们,为了收集各种水的音效,他们就用自来水管不断调试,为了收集火车的声音,就提着录音机追在火车后面跑。比如今天依旧活跃在广播事业的浙江交通台主持阿宝就是当时两者俱佳的佼佼者。无论在那个舞台,用怎样的形式他们只有一个信念:将文艺进行到底。

初创期的师大戏剧没有拘谨,没有青涩,一开始便发出夺目的光彩。

发展期:80年代初-90年代末

进入到八十年代,随着社会时代的变化,文艺气息愈发的浓烈,写诗,写小说,写戏剧已经是当时校园里非常流行的事情。所以那时师范学院的文艺社团好不热闹,芙蓉印社、书法协会、摇篮诗社、金牧场文学社,当然还有话剧社争奇斗艳各展神通。那时的师范学院里是不缺少文艺青年的,写戏看戏演戏评戏搞文艺就是他们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之前毕业留校的学长学姐们依旧发挥着光和热,继续在师范学院守护者师大戏剧的种子,等他发芽成长。

由于时代的遥远和资料的缺失,我们已经无法知道当时都演过什么戏,有过哪些人。但是依旧可以在一些细节里知道,那时中文系的剧社叫我们剧社,这群人做着之前师大戏剧人一直在做的事情——演戏。1987年,这个剧社上演了一出当时轰动师大的戏,戏名叫做《咸亨酒店》,改编自由鲁迅小说改编的同名话剧,这出戏算是师大戏剧最悠久的保留剧目。13年后,2000年,此时的中文系剧社阿西剧社凭借此剧获得“五个一工程”入选作品奖,2003年、2007年又再次被搬上师大舞台。多少年过去了,鲁迅笔下的人物依旧以其鲜活的文学生命活跃在舞台上,多少年过去了舞台上一代代的祥林嫂、阿Q、狂人和假洋鬼子都已经毕业,成长,而不变的是那当初的青春时光。1988年,原创话剧《校园随想曲》发表在《新剧本》杂志上,后来北京儿童艺术剧院将其搬上舞台,剧本中那句“造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也勾起了当时无数人的共鸣。1989年,时任校党委书记陈培德登上舞台,和当时的大学生一起上演了一出戏——《太阳祭》——一部讲述教育的责任和希望的剧。无论戏本身还是演员的阵容和表演都轰动一时。只是后来,我们剧社便不见了,而且悄无声息。许继锋,浙江电视台编导,中国电视剧金鹰奖获得者,当时是我们剧社的负责人之一。

90年代是中国话剧的低谷期,因为体制改革,话剧一下变成了鸡肋般的存在,只有少数精英还在坚守着话剧,但也不是万马齐喑的场景,很多实验戏剧脱颖而出,尽管没有获得全社会的关注,但是依旧打动着校园中无数热爱戏剧的人。90年代初,阿西这个名字终于出现在了经历风波后的师大社团里。至于他的起源,后来者常常附会着许多期望甚至是传说,但是在始创者之一的姜玉峰同志回忆下,当年给剧社起名字这一幕他似乎历历在目——一帮人吃夜宵的时候突然想到的。好似玩笑的场景,其实,阿西这个名字是联系着最早的话剧队的光芒,我们剧社余威和新一代师大戏剧人的期待诞生的。犹如初生的牛犊,阿西一经创立便立刻获得瞩目。1991年,阿西剧社获得浙江省大学生话剧汇演一等奖。1995年阿西剧社凭借《放下你的鞭子》获得浙江省二等奖。该剧不断在师大上演,成了阿西剧社立社之作。许多年后,很多师大毕业的人回想起当年在师大看过的戏,都会谈起这部戏。

其实那时的阿西的快乐源泉不仅来自于那些获奖,而是真正的融入在戏剧的享受中。高铮,阿西剧社第四任社长,执教于浙江职业艺术学校。在他的回忆中,94级阿西最后留下来的只有他一个人,但是身为一个光杆司令,他撑下来了,而且,在他毕业后,当年他带出来的一批学弟学妹们打造出了阿西第一次辉煌。他说“为什么要演?”应该是决定演出前最重要的问题。有些戏排了未必是为了演出,比如当初他们在暑假排练《曹操与杨修》,虽然最后没有上演,但是大家都很开心。那个时候,不但演戏是快乐的,看戏也是快乐的。97级社长郭希回忆道,从入社起他便随着一群老阿西用省吃俭用的钱去杭州看黑白剧社的演出,从此当上了一名职业看戏的。乐趣,是最好的老师,也是最大的奖励。

从那时开始,“阿西”这个名字便开始发光,不是因为一个个奖状,而是因为它被赋予了新的含意——“螺丝钉精神”。据说,螺丝钉精神来自于“阿西”在日语中有“螺丝钉”的意思。那么,什么是“螺丝钉精神”?98级社员沈悦说是一种甘做平凡。当然解读的角度很多,但总结起来,“螺丝钉精神”便是团结和奉献,享受过程。而阿西(A.C.)也是取自英语“action”前两个字母,意在“行动”。当年师大戏剧的理想的灵魂和实干的作风已然被如今的阿西身上得到了延续。

师大戏剧在发展,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不问耕耘却总会有收获的一天。

收获期:90年代末至今

进入新千年之前,阿西终于开始了自己的收获期。所谓收获,必然有证明。这些如今能收集的证明里不但有着历年阿西获得的奖状,奖杯,还有每一届师大学生的口碑,还有那些影像记录等等资料。1999年的夏天,阿西邀请黑白剧社来师大展演黑白拿手剧目《泥巴人》,而阿西则开始打造自己的经典,那一年上演的剧目叫《魔方》。到了第二年的夏天,《阿西寻道录》上演了,作为96级的毕业演出,此后这个惯例一直保持了下去。后来人给每年这个时候的演出定下了名字——夏季毕业汇演。这一演便是13年不断。

2001年,改编自先锋戏剧导演孟京辉的代表作《恋爱的犀牛》上演了,阿西第一次拥有了视频录像,也是第一次卖票演出。那时的票价是相当的便宜——1元钱。

2002年,阿西上演了自己编制的《泥巴人》,说是泥巴人,剧组果然从师大外地野地里去掏泥巴做道具。不但泥巴自己掏,各种道具,甚至灯光线都要自己铺,更不巧的是新修得精业楼报告厅因为大雨的缘故导致漏水,社员们不但要安排彩排,布置舞台,还要光着脚卷起裤腿拿着扫把清理观众席的积水。

2003年,准备充分的阿西们准备上演《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意外死亡》,只是突然“非典”来袭,演出一度准备放弃。但是就在学校明令取消演出时,剧社的人还是毅然将舞台搬到了17幢(田家炳教育学院)顶楼,跟观众们进行了一次别开生面的演出。昏暗的灯光,原始的音效,精彩的表演,热烈的掌声。坚持,就会创造奇迹,一个13年未断的演出奇迹。

2004年,《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在新修好的音乐厅上演,恢弘的布景,感人的故事,动情的演出。感染了师大每一个观众。在《喀秋莎》的歌声中,阿西们从一年前的17幢顶楼,来到了灯光设备齐全的音乐厅。舞台的地点变了,然而阿西的精神没有变。

2005年,《我们》在大学生活动中心报告厅上演,仿佛是要纪念二十年前的我们剧社。这部列名在中国现当代文学史中的戏剧作品第一次被阿西搬上了舞台。这次演出也出现过波折,但最终还是如愿上演。台上演绎着的知青的青春,台下是又一群要毕业的学生。

2006年,《切格瓦拉》火爆上演。之所以用火爆两个字,是因为阿西在那一年的宣传上狠下功夫,从海报到广告牌,从宣传片到寄语纪念。一时间,整个师大都能看到切格瓦拉的那经典的头像。

2007年,准备了相当长时间的《阡陌》在即将首场演出前两三个小时突然因为演出场地出现了线路事故而不得不宣布延迟演出。一时间,所有阿西人不分男女长少,全都在师大杏园路上位观众致歉,表示今晚的演出不能如期举行。师大的观众看到了这一幕,没有人退票,反而更有之前没有买到票的学生前来问能不能买退票,一时间感动的泪水在心底漫延。最后演出还是成功的,这次演出的意义不单单是台上两个半小时,还有许多欢乐的泪水在幕后。

2008年,阿西剧社一扫之前的阴霾退出毕业大戏——《我们很忙》。这部改编自知名话剧的作品因为其贴切的展现了大学生生活状态和内心思考而获得观众的首肯。满座600余人的大学生活动中心报告厅座无虚席,而且还加座,直到演出闭幕时,演员才在台上看到,原处还有许多观众是站着看完全戏的。

2009年,阿西剧社与师大余华研究中心合作退出余华名著改编的话剧《活着》。一部知名的小说如何搬上舞台,一群只有20岁平均年龄的人如何演绎一出跨越几十年历史的人生悲喜。这一切都在演出开始时揭开了答案。观众满意,原著作者也满意。满意,也是阿西对观众的承诺。

2010年,原创剧《再见,彼得潘》上演,一群一年前的刚刚演绎玩从青年到老年的阿西人,如今又要扮演天真无邪的孩子。彼得潘,这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也在剧中明白了成长的含意。一次别致的演出,又一次深深刻在了观众的心里。

2011年,由阿西人集体创作的原创话剧《纯铜时代?唐吉可德》在新闻中心上演。连续六场的演出周期打破了以往的记录,在这个真正的小剧场环境里。为理想起航的唐吉可德就像是阿西的化身,从不妥协,也从不退让,为了心中的航向,不顾一切。

一部部演出,带走的是不舍的阿西情怀,留下的是四年的青春记忆,送去的是真诚的倾情演出,收到的是无数的真心祝福。毕业汇演是阿西所有演出中规格最高,投入最大,最为庄严的演出,因为他代表着和四年的青春的告别,代表着对静静的舞台的敬意,代表着所有阿西的庆典。

除了每年夏季的毕业汇演,从2002年开始在每年秋季,阿西都会为新进大学的新生们奉献一场特别的欢迎仪式。如果说毕业代表着旧的送别,那么迎新就是一场新的欢聚。10年来,因为迎新演出,很多人喜欢上了这个叫阿西的地方,因为迎新演出,很多人选择成为阿西的一员。它是对新生的亮相,也是宣布阿西再次面向新的方向起航。然而,这些对于阿西来说,还不够。

2006年春天,阿西开辟了新的战场——小剧场演出。毫无疑问,小剧场演出才是最贴近观众,最适合校园戏剧表现的方式。短短五年间,十余出戏在每一年的初春上演。它凝聚着阿西们原创的灵感和向经典致敬的敬意。从这里走出的戏剧,两次参加全国大戏节展演。每次都演出都表达出阿西人想要对这个世界的倾诉。

2007年冬天,六出短剧在人文报告厅上演。这是阿西第一次举行新社员汇报演出。在这里,懵懂的小虫们,在新晋导演大虫们的带领下,慢慢体会什么是话剧,什么是表演,什么舞台,什么是阿西。他们需要四年的时间去慢慢体会,但也许当他们体会到的时候,已经迈向那个离别的夏季了。自此,阿西剧社年度四大活动正式形成。从秋到冬,从春到夏,四季匆匆而过,而阿西的演出永不谢幕。一句“谢谢大家来看阿西的演出”是阿西对观众最诚挚的谢意。

无论时空如何变幻,无论悲欢还是苦乐,有阿西的地方就是舞台。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