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西劇社』 A.C.Works.

“欢迎来看阿西的演出” “谢谢来看阿西的演出”

 
 
 

日志

 
 
关于我

阿西走过了四十年的历程。 四十年,弹指一挥间,多少青春挥洒,多少情感纠集。 都只为了一个名字——阿西。 阿西,所有热爱戏剧的小虫的家。 阿西,永远以成就经典为己任的队伍。 阿西,代表着奉献,代表着纯粹,代表着一个坚强有力的团队!

网易考拉推荐

2012-2013学年阿西剧社戏剧沙龙第4期 摘要  

2012-12-04 13:41:44|  分类: 剧社其他活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2012121

主讲人:卢科利

主题:北京人艺六十周年

文字整理:阿西剧社艺术委员会

 

“剧院是殿堂”——斯坦尼斯拉夫斯基


一、创院之初

今年是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成立六十周年。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是当代中国话剧史中不可不提的一家剧院,甚至可以大书特书。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成立于解放初1952年6月,之前的艺术剧院是集合歌剧、舞蹈、话剧等多门艺术的综合性剧院,1952年其话剧团同中央戏剧学院话剧团合并成为新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曹禺担任院长,焦菊隐担任总导演,欧阳山尊担任副院长。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是对照当时苏联的莫斯科艺术剧院模式建立的。(注:莫斯科艺术剧院是当年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和丹钦科、契科夫打造的俄罗斯剧坛圣地,而因为上演契科夫的《海鸥》获得巨大成功,所以“海鸥”成为该剧院的院徽。)

实际上,新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的班底是在1951年演出老舍剧作《龙须沟》奠定的。当时,老舍刚刚归国,对于北京解放前后的变化深有感触,自诩为“歌德派”,即歌颂新中国,歌颂共产党,从而创作了反应北京下层人生活的话剧《龙须沟》,话剧讲述的是在北京南城有条臭水沟,即“龙须沟”附近的居民解放前后的生活变化。日后称为北京人艺总导演的焦菊隐,任该剧导演,他按照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体验派方法让演员深入生活,去龙须沟附近体验生活,让演员每天写日记,写心得,逐步带领演员找到生活中的素材,从而建立剧中人物的形象,日后茶馆的主演,王掌柜的扮演者于是之演出了龙须沟中程疯子,一炮而红。这出剧可以说从编剧到导演,再到演员都是日后北京人艺发展的顶梁柱。成立后的北京人艺先后又演出了老舍创作的《春华秋实》,曹禺的创作和改编的《雷雨》、《日出》、《北京人》,以及郭沫若写的历史剧《虎符》、田汉的《关汉卿》等剧。故而北京人艺又称“郭、老、曹剧院”

北京人艺也是在那个时候奠定了自己的艺术风格,至今仍在坚持。那就是借鉴俄国戏剧理论家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体验派学说,糅合中国本土戏剧艺术特色的“演剧学派”。这种风格的建立不单单依靠编剧和演员,更需要导演的构思和创造以及艺术追求,北京人艺有四大导之称,他们是焦菊隐、欧阳山尊、夏淳、梅阡,日后还有刁光覃、顾威等等导演也都在坚持和摸索。一方面这是当时政治环境所提倡的现实主义表现手法,另一方面北京人艺也在探索和寻找适合中国特色的演剧体系,同时也形成了“双轨制”即,院长、总导演制,和艺术委员会监督制。

二、《茶馆》辉煌

1959年,北京人艺新中国成立十周年献礼,创演话剧《茶馆》。同时还有改编自老舍小说的《骆驼祥子》、郭沫若的历史剧《蔡文姬》等八台戏。《茶馆》这部戏本来是老舍先生准备歌颂新中国1954年宪法的颁布而写的第一幕中第一场,但是曹禺在读完之后,认为可以单拿出来写成一部戏,于是就有了今天的《茶馆》。

《茶馆》现在已经进入中学语文课本,内容相信大家也都看过。导演焦菊隐用斯坦尼体验派糅合了中国本土戏曲艺术中的身段,念白等方法,可以说是北京人艺“演剧学派”的扛鼎之作。里面的演员演技的精湛可以说震撼海内外。举两个例子,一个是七十年代北京人艺走出文革阴霾后,收到一封来自北大法国留学生的一封信,里面说北京人艺的《茶馆》不输给他在欧洲看到过的任何经典的剧目,之后北京人艺带着《茶馆》去欧洲、日本,新加坡等地巡演,给当时对中国戏剧,尤其是话剧一无所知的观众带来了震撼的观看体验。第二个,一九九零年乌克兰导演列兹尼克维奇在北京看了老版的《茶馆》,感叹道:要知道只有莫斯科艺术剧院老一辈的演员才能达到《茶馆》里演员所达到的艺术水准。

可以说,至今除了北京人艺,没有那一个剧院可以有能力演出这部戏,王掌柜的扮演者于是之,秦二爷的扮演者蓝天野,常四爷的扮演者郑榕,松二爷的扮演者黄宗洛,刘麻子的扮演者英若诚,庞太监的扮演者童超等等这一批优秀的演员成为了北京人艺至今为止的骄傲和财富。我们说曹禺的《雷雨》同样也是经典,但是不同的导演和演员可以演出自己的感觉,而《茶馆》,至今没有其他剧院上演,一个是版权的问题,另一个,也是最重要的,就是其他剧院没有这样的演员们,跳出当年导演焦菊隐的所打造的这种形式感,后来八十年代后成名的北京人艺导演林兆华在一九九九年重排《茶馆》力图不走老路,但是他自己也说,其实还是没走出那个圈子。老版《茶馆》在1992年谢幕,累计演出400多场。

三,人艺新生

《茶馆》之后,北京人艺也陆陆续续排了不少戏,但是因为政治环境的变化,文艺团体逐渐的被社会上的意识形态所撕裂,艺术生产无法正常运作,从大跃进,放卫星,到后来的学习样板戏,乃至文革发生后,老舍先生自杀,总导演焦菊隐被关牛棚,后来放出来病故,院长曹禺也是被批判被斗争,剧院的名字也改了,直到改革开放前后,才恢复剧院名称,能够正常演出。

八十年代可以说是 北京人艺焕发的第二春,在老一辈的艺术家仅存的只有曹禺虽然还是院长,但是基本日常工作都交给已经是常务副院长的于是之。于是之是跟随老舍、焦菊隐、曹禺这代人成长的表演艺术家,他在担任北京人艺常务副院长期间,上演了一大批优秀剧目,主要有以下几个贡献:

第一,恢复了文革前的优秀剧目,比如《茶馆》、《蔡文姬》、《骆驼祥子》、《雷雨》、《日出》、《北京人》等等;

第二,创作出一大批优秀的原创剧目,锦云的《狗爷儿涅槃》、何冀平的《天下第一楼》、李龙云的《小井胡同》、《荒原与人》(北京人艺未上演)梅阡改编自鲁迅小说的《咸亨酒店》等等;

第三,引进优秀的戏剧家为人艺排戏英若诚翻译,阿瑟·米勒自编自导的《推销员之死》、查尔顿·赫斯顿导演的《哗变》就是那个时候上演的。

第四,开创了新中国小剧场的先河,1982年上演的《绝对信号》成为了中国话剧史上的又一座里程碑;

第五,培养了优秀的人艺接班人,于是之提出要建立“学者化剧院”,应该说老一辈人艺之所以能够辉煌,就是有一批知识分子在支持、支撑着人艺的发展,同样,新时代人艺的发展要想更进一步,也就还是需要优秀的剧作家,演员,导演,等等一整套人才。就表演而言,人艺自己先后1981年,1985年招收了两批学员班,1987年同中央戏剧学院合办的人艺班,至今活跃在舞台的已经荧屏和银幕的,如:杨立新、梁冠华、宋丹丹、王姬、吴刚、冯远征、丁志诚、徐帆、胡军、陈小艺、何冰、龚丽君等优秀演员都是从北京人艺学员班中走出来的。不但演员如此,招收好编剧也是于是之在任期间最大的亮点之一,高行健、刘锦云、李龙云、郭启宏,何冀平乃至过士行等等都曾为人艺写过戏。

值得一提的是高行健,在北京人艺工作期间,他创作出了《绝对信号》、《车站》、《野人》、《彼岸》等几部剧,逐渐开辟了自己的写作路子,由于政治气候的转变他最后离开北京人艺,离开中国,加入法国国籍,由于他因为为小说和戏剧的中文写作开辟了道路,在2000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这也是北京人艺至今不愿提及的“骄傲”。

应该说八十年代人艺的辉煌是全体努力的结果,但和作为常务副院长的工作是离不开的。尤其是在后来于是之先生身患重病永远的离开话剧舞台的时候,更显得他对人艺的舞台和热爱,和对话剧的痴情。

在人艺辉煌的八十年代中,随着老一代艺术家的老去和故去,支撑起人艺舞台的,应该说,有两个人不得不提,这两个人是承前启后的作用,一个是被尊称为“大导”的林兆华,一个是大器晚成的林连昆。说起二人也是有缘,今年是新中国小剧场话剧三十周年,30年前就是二林的合作才有了《绝对信号》,这部由高行健和刘会远编剧的现实主义题材的话剧,由于运用了新的表现形式而成为当时的一个热点,从而开启了小剧场戏剧的大门。

林连昆当时四十一岁,之前已经演出了很多剧目,但都不是主角,比如《茶馆》里的吴祥子,《左邻右舍》的洪人杰,直到《绝对信号》他扮演的老车长才成为他人生中的第一个主角,而这出戏也是导演林兆华第一次做导演的戏,之后他们合作的《狗爷儿涅槃》则获得了极大的赞誉,到了九三年上演过士行的《鸟人》时,应该说是二林合作的一次绝响。林连昆在其中扮演的三爷,同他之前在《狗儿爷涅槃》中的狗儿爷和《天下第一楼》中的常贵成为他在人艺舞台上不朽的形象。恰恰是在这出戏中,日后人艺挑大梁的濮存昕、杨立新、梁冠华、何冰、徐帆都参加了演出,所以从某个角度讲《鸟人》算是人艺传接力棒的一出戏。

四、探索创新

中国话剧进入九十年代以后实际上进入到了冬天,因为市场经济的发展,电视越来越占据人们的娱乐时间,话剧舞台艺术的发展其实遭遇了发展的寒流。人艺舞台也不例外,但尽管话剧市场不景气,但是依旧上演了不少好的作品,比如刚才提到的《鸟人》以及后来上演的《鱼人》这些都是过士行的作品,刘锦云的《阮玲玉》、《风月无边》,郭启宏的《李白》、《知己》,李龙云的《正红旗下》、《万家灯火》,同时也邀请知名作家和演员来参与创作比如邹静之编剧的《我爱桃花》、《莲花》,刘恒创作《窝头会馆》,莫言创作《我们的荆轲》,陈道明主演《喜剧的忧伤》不但如此,还也走出任鸣、李六乙如等今能支撑起人艺舞台优秀导演。并且在2000年后先后建造了北京人艺实验剧场,和小剧场两个新的演出场馆,同首都剧场成为北京人艺的舞台。但随着先锋话剧的兴起,更多的话剧类型在涌现,观众的选择变得更多,人艺在继承和发展的问题上尚显得不够明确,也的确缺少当年像曹禺、焦菊隐、老舍、于是之那样的领军人物找到一条路,可以说人艺六十年了,还在探索着。

导演林兆华在九十年代初开创了自己工作室,排演一些自己喜欢,但人艺可能上演不了的话剧,他的合作搭档变成了濮存昕,从《哈姆雷特》开始,二人的合作一直延续至今,今年纪念小剧场话剧三十周年二人合作的契科夫短剧《天鹅之歌》也别具风味。

如今,在人艺院长张和平的带领下,北京人艺在市场化的浪潮中继承着老一辈开拓下的遗产和精神,同时又依靠市场力量和尊重艺术规律寻找着今后发展的道路,尤其是近几年,随着熟练的组织运作,人艺也逐渐找到了一些方向,不放弃的“学者化剧院”的努力,也能上演又叫好又叫座的戏剧,在“戏比天大”的指引下,让“剧院成为殿堂”。

  评论这张
 
阅读(16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